阔维国际影视商务网
KOWE INTERNATIONAL FILM & TV BUSINESS NETWORK
您当前位置: 阔维影视首页 / 供求信息 / 剧本文学 / 电视剧剧本 / 出售当今社会问题《离婚家门外》40集电视连续剧本 上一条 下一条

出售当今社会问题《离婚家门外》40集电视连续剧本

供应 / 剧本文学 / 电视剧剧本 2015/09/01 11:00:13
作品名称《离婚家门外》 类型题材当代家庭婚姻,社会伦理道德,
作  者谢海成,谢植维   

作者的话

如果没有作者提示,您必以为是荒唐闹剧。剧本写实当代中国婚姻的社会问题。通过平民百姓离散家庭后遗症的大量事实,反思“中国婚姻为何外国样”而问一个“为什么”。当代人的婚姻, 已经自由恋爱平等选择结合了。为什么不是先辈人夫妻“一丝为定终生不移”的传统美德白头到老呢?为什么当今婚姻离散人还有临老不好过世的担忧呢?现代剧作大名家曹禺,一生也写了好几个剧本,为什么只有《雷雨》经得起历史考验,经久不衰?正因为《雷雨》剧本诉说了人情世故问题。我是老作者,一直酷爱自己民族的传统文化,至今为止共“七本作”电视连续剧,未能如愿出笼。而作者即将古稀年限,大有多余的担心,写人情人性与伦理道德的共鸣,写民族正义与民族传统文化的因由所在,也可以说写最尖锐的最震撼人心的人生道理。在大众文化的艺术大观园里,舍我还有谁?有谁也不能没有我!本作者“七本电视剧本”与《雷雨》不能同日而语,但是作为文艺作品,也有后继来人的天然相近或者是迟来风范。恭请相关影视与行家好手刮目相看。低价出售。

内容简介

何家漫国外劳工收获归来,一时家庭肥厚。妻子提出给她姐三几万,丈夫不同意。想不到男方给其妹一千元问题,家庭战争一发不可收拾,乃至被痛骂成为世界上所有女人不要的窝囊废,家漫冤屈,竟然有妇之夫去了广州相亲女人错上加错。成为女方最大理由抢夺家庭的霸权地位,家漫可以认错却不投降。慷慨陈词有理有据却敌不过两个母老虎,只能同意女方要求的二次分家。最后女方抢劫。家漫只能一纸诉讼离婚出家门,寻找二次婚姻。在同样家庭离散的女人之中,经历过买了家具后,无可奈何走出她的家门的;经历过婚礼行聘了,而她收你的小汽车却不准进她家门了。最终家漫到达了婚姻目的地,也是未能安宁的。儿子一刀两断没有了父子关系。兄弟抢劫遗产必须打官司(剧本中几句话过场),历时15年的人生故事,正是故事主人公从家中离婚出来,再到离婚女人中寻找二次婚姻,所经历的所见闻的奇人怪事,以及最大的问题是离散家庭后遗症,亲情分裂,再婚艰难。甚至不得不面对临老难过世处境。敢问路在何方,却没有去处。

剧本故事大纲

2001年,何家漫国外劳工收获与夫妻二人卖断工龄就有四五十万的家庭收入,可说是前所未有的肥厚,在飞机上工友警告他,男人有钱就学坏,女人有钱就霸道,家漫不相信会在自己的家庭发生。次日回到家中,妻子埋怨没有高级香水可送人算不了什么,但是妻子说要给她姐三几万,家漫疑团。但是在招待外家人宴席中,家漫与妻姐说及此事,妻姐高风亮节。家漫心结打开,接着回老家探望四妹。妻子问及花费,家漫回答给妹一千元,妻子梦斯变脸。“你给你妹千元,为什么不绘我姐千元。”万万想不到夫妻从始纷争,却没有谁能说服谁的事。

家漫拜见妻姐梦梨,梦梨更甚。“我妹没错,你给你妹为什么不给我,一个家庭男女双方必须平等。”家漫有数字可算,却无道理可说,只能大吵一场。家漫离开时,回头一语:“好有好报恶有恶报”。过后梦梨回家途中单车跌断股骨头,又成为妻子恨丈夫的原因。梦斯提出其姐如其母,必定接回家中照顾。家漫不可能,必定二人又是针锋相对。后来梦梨只跛脚能行走,没有到何家来。

儿子何达林考艺术大学,开春出门考艺术课一个月时间,去年4800已经花费多了,今年6800。父亲教育要勤俭节约。儿子当面生气“不考了”,撕了中学体育20加分证书。高考得中央字头艺术大学20分还在,问儿子回答说,当时只是戏弄你。家漫哭笑不得。达林要求再加一台电脑家中有学校有,学习都方便。无论如何家漫不能同意。结果儿子连续战斗游戏,才两年的新电脑报废了,不得不支付5000到学校买新的,家漫好痛心,为什么不听儿子的话呢?大学生月花1400不能再少,那么父子合同四年自然12万。

北京儿子邮寄鲜花给母亲祝贺生日,自然夫妻理论,“一件甲克给达林去了北京,他不穿却垃圾丢了,我连一件面衣也没有了。”后来二人上街,还要听她姐的话,才决定菜市场的40元甲克。日常生活5元荔枝,13元皮鞋,家漫消费了,妻子也是计较的。曾经因为前煎一个鸡蛋,又吵起来,家漫想假泣一句,结果情不自禁哭起来,夫妻吵闹一场却和好起来了。次日家漫买菜回来,梦梨说梦斯大病住院了,两家晕头转向,其实肠炎小病。大姐教训梦斯一大堆,住不住院也说不清楚。家漫不敢说半句,过后落得个“不准妻子看病吃药买衣服零花钱”的四不准罪在头上。夫妻重开战。

家漫到二哥家迁家说,妻子忘恩负义。反过来哥嫂说家漫忘恩负义,其中说家漫抢了嫂子的指标把梦斯调到公司来,又是一个被冤枉。原来家漫以干部岗位换一钱工人为代价,才有权利把妻子调过来,对妻子来说,不应忘恩负义,对兄弟来说,未曾侵犯大哥任何利益,绝对说不上什么的忘恩负义,两方均不理解,家漫问心无愧,也就不太多放在心上。

梦斯听她姐的指挥做家政工被辞退,送有两双旧皮鞋,家漫说家里有钱要买卖新的,说得妻子啊啊点头,第二天顺手丢了,妻子大骂,家漫也原物检拾回来了,妻子却始终不停口。家漫被骂是“天下间没有女人要的窜窝囊废”。家漫反思许多女人为何选上她?就凭羊城晚报的一张征婚姻广告,去了广州相亲大笑话,清醒过来回到家如实说经过,妻姐舅哥约见要家漫向妻子叩头认错,家漫认错不叩头,反过来指责梦梨教唆梦斯分裂家庭的罪魁祸首。夫妻矛盾更多,无日无事不争吵,梦斯要分家,双方大哥参与,家迁说话促成夫妻和好,正是家漫盼望的,然而好景不长,梦斯借广州女来电,说家漫有卷款外逃的可能,无论家漫如何反驳争辩甚至屈膝投降,面且管理五年投资国债6%年利,也不能让妻子原谅或者回头。家漫只能接受二次分家。数字经双方大哥认证,本应好合好散。但是女方一抢再抢,男方不得不诉讼法院离婚。

原来儿子大学两年几乎花完原来合约的12万,再次要求也就无话可说了,任意提取到,学业完满一共用了22万元,父母离婚过程中,家漫一直希望儿子说句公正话,劝一劝家庭不能离婚,如果父亲离婚出去,所有钱轮不到儿子了,儿子始终是吃里扒外的。也就家庭注定要散去了。后来才知道,她也是支持母亲离婚的,可见离散家庭姓什么!

家漫包括出卖半边房15万出门,第一女友阿文如一杯水之容易,原是官太太,当搬进她家添置家具了,感情不如前了,只能离开;第二女人婚介女老板李会珠,骗了一部雪佛兰汽车也反脸了,通过官司才取回汽车;最后安家在肖红梅家。剧本故事中,还有最渴望成家的刘芳,闯荡江湖失败归来的季大姐,想用金钱砸死前夫的金万枝,离家出走不离婚的北方海员,临老难过的老工人老许等,都是家庭离散人,都是真实生活的原形,“十个离散九个败,一个不败的就是大老赖。”到头来谁也不得不承认代价太高,是不是或多或少也问一家庭离散姓什么?

儿子达林毕业两年后,无奈只好自主创业,要求父亲2.5创业费。家漫拿不出。一年后借一张火车票说事,一刀两断父子关系,又三四年后,说与父亲会面,却不能去他的家,也不能来父亲家,只能请饭火锅城。家漫想到几年离别,又是太多的恩怨情仇,会面时什么话可说,什么话可不能说?说错了或者父子之间情不自禁了,儿子又是“抄你公爹”怎办?多年不见还是不见为好。林梦斯分家七年后嫁给早就依靠打工的倒闭厂职工,也算实现了她的最终梦想,老公打两份工的收入全给她管理,但是金钱能成梦吗?家漫要迁出个人户口,无论如何也是不情愿的,因为死亡消除一个户口,最少也有二三万元收入。就是110警察到了家门前也是不放手。阿文看见她衣服很华丽了,但是垃圾箱有残余食物,也必须捡拾回去发展家庭副业。一个家庭离散容易,到底谁得益多少?达林早已三十过去对象也没有,还在责怪家漫从来未给过他一分创业费。可见离散的家庭后遗症,

家漫与家迁兄弟之争,家乡新家村建设,家漫主张旧破房应该捐赠于最困难的堂兄建造,而家迁要鲸吞父亲所有遗产,兄弟矛盾,其中“返还原物”一案,五年六个法庭审路漫漫,剧本只着重于兄弟情谊之争,大哥早工作不顾家,小弟后工作全养家。六年时间付出多少?比不上大哥帮助调动招待客人两餐饭的代价?何况古碗家漫花钱买来的愿与哥分配,已经很兄弟情面了,岂能让贼子杀人越货!

人物小传与前途命运

■何家漫 与何家迁是兄弟,在一个长时缺粮的家庭里,当大哥不顾家,而他为弟的却全养家好几年如一日,没有任怨言。当国外劳工创收20万元大款归来,妻子主张买40元钱最低挡劣质的甲克面衣,也能乐意接受。正是好兄弟、好丈夫与好父亲,然而剧中一直被告冤。人生命运从贫穷饥饿走过来,在丰衣足食的日子里,安享晚年才是正道理,好端端的家怎愿意离散?但是林梦斯被其姐操控到抢劫的紧急关头了,只能一纸诉状,另谋出路了。性格对人大方,过于相信人,上了阿文的小当,上了李会珠的大当。还是必须要相信人,也许收获了肖红梅,始得安宁。

■林梦斯 的智商不好还以为自己最聪明,再加上让其姐当枪使,这个家的命运就不可避免成为人家炮灰了。时时看管丈夫的生活情况,丈夫说“在单位中餐。四两米一把5分钱的空心菜。”她马上说,“难道空心菜不要油和盐吗?你以为节约了吗?”所以家漫以干部岗位换一线生产工人为代价,才能把她调进本公司好企业来,好福利多收入,也不能成为夫妻的感情基础,也不可能有家庭和平的好日子。家漫理财6%年率不能让妻子睁天眼,反而必须要争夺霸权,就是这个家庭死亡的直接原因。本以为儿子会给她金山银山,七年后二次婚姻,掌管老公的两份打工钱,人生梦想达到了,幸福还有距离吗?

■何达林 认为“80后叛逆”是天命,所以行为规范都是相反父亲那一套的。一个班20人,唯一他不是勤工俭学者,而是能抢到父亲的钱,不花白不花,虽然不是去灯红酒绿,而是关门造车,初始编印类似杂志书,到最终的30分钟小电影,自己是编剧导演与主角2角色,岂不是烧钱吗?所以大学20万是这个来由。而且不慌不忙又是最后找工作。招聘人才单位能认为这是天才之作?如果听家漫的话,保卫家庭不死,父亲还能生钱,岂不还是他的提款机?

■林梦梨 的儿子侏儒,娘亲计算只能修单车不亏本。结果儿子米饭钱也不够,更不用说娶妻生子。眼看时光远去,不得不为儿子想到明天,妹夫国外归来试探算他三几万甚至一千元也不能成功,问题是财权不在妹的手中而失败,长远之计必须推翻妹夫的男人政权,而展开一波又一浪的无事生非。都是她后台指挥的结果,但是家漫宁可离婚不愿让权,那么只有最后一招是抢劫了。结果又是抢不到,不得不承认都失败了,七年后再次嫁妹,妹当家了,她能刮秋风多少!

■何家迁 从不顾及家人饥饿,当兄弟家漫全养家,在矿山多年成了大龄光棍,也有真情爱心扶助兄弟,调动工作到城市来立了一个家。关于老家几尺房子问题,也曾同意全权交堂兄打理,亲自交出房产证,就完全说明问题了。但是他的妻子再一手抢回去后,才至于本剧中的兄弟战斗的重要原因,也就是说家迁在这场战争中仅是一个先锋干将。

■二嫂 与家迁结婚姻后,小叔家漫初次见嫂嫂,“感谢嫂嫂看得起我何家人,小小礼物不成敬意,也是两个月工资金换来的上海手表。而且当时未曾有求哥嫂什么条件。可见家漫还是有情义的落落大方人,但是在本剧故事中,二嫂与肖红梅多时说的话。乃至任何场合咒骂家漫不得好死的极毒语言中,都说忘恩负义。难道小叔几年时间养家的付出,比不上她夫妻招待客人的一顿饭的代价?可见一旦变成贼子的人,再也没有伦理道德了,只有狼心狗肺一具了。

■舅大哥 曾经对前妻作风问题,无论如何也要一刀两断,甚为世人称赞,也许时势造英雄,后来人也老了,又是爱打牌凑热闹,他人妻子也不年青了,但是拿来当小三也是体面乐趣的事。

■舅嫂 与丈夫问题之争时,被捱了一两次打,后来枕头之下取出一把钉子槌,“你如果打我不死,我可以这个槌子槌死你。”想不到一招制胜,后来必须还有问题要解决,可惜作者没有机会得到任何消息。

■阿文 是某科研单位长官的太太,也许还是天真活泼,与丈夫一次离婚后复合了,第二离婚玩笑,吞食一瓶半安眠药,大官人也陪伴到病床前关心问候。但是再复婚也就永远不可能了,正好造就大官人二婚生下儿子与外孙一样大的原因。阿文走二婚路,家漫是她的第四任准丈夫,分手后成了北方海员的情人,或者是有人称谓的陪睡保姆。自然而然完全职责管教与前夫女儿梅梅的婚姻与生活。

■季大姐 家中余钱,购买一小套房,离婚后独居求二婚不成功,最后卖房为资本回北方去专程为婚姻,大胆路边求爱,出手就是钱,照得好几张有男人合影的相片回来,说是探望女儿回家一时,可是后来再不出门了。家漫关心阿文的下落到她家,她二老吵架,你一言我一语,全起来是这个故事。

■北方海员 退休后,看见老妻子就不舒服。只能离开子孙满堂的大家庭,来到桂林买房养老,得到阿文的生活参谋,28万后追加6万进入股市,经过07至15年的博杀,剩余零头也不足了。幸好阿文真情相伴,加上梅梅母子,似乎也是三代人,减少了许多思念故土的乡愁。

■刘芳 是某企业科长的预备夫人,可惜前大姐儿癌症多年,阳性又变成阴性了,始终未能填房,科长给她外租房子,欢愉时光短,寂寞时间长,科长也人情到位同意她寻夫出嫁。当看见家漫时,这个多情女从自己的主动相约,到阿文的热情转让,向家漫求婚,可惜房子问题正是牛郎织女的银河,只能远远相望。但是文化观点与社会见识却让两个很说得来,似乎相见恨晚,两个人只能谈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真情恋爱。

■李会珠 婚介老板娘最明白求婚者心理,家漫买了小汽车给她,她再利用家漫抢占父亲房子,粉刷换窗后,李家弟告知家漫上当受骗了。家漫与未婚妻论理,李会珠反手占了汽车赶走家漫。后经法院判决,原物返还。执行结果时,李说“回我家去吧,我会一直爱你的。”

■肖红梅 的前夫爱服装生意的野女人,而女人承诺有能力养他一辈子,肖前夫最大的努力购买两套房子安置妻子儿子后与嫩妻生活,几年过去,儿子一独家庭可生二孩的政策,必须求助父亲证明。肖前夫要求几个小钱打牌。后面的情节剧本中没有录上。

■金万枝 被丈夫暴力告法院离了婚,貌美财也富,急盼一个家,家漫为她介绍不成功,暗中为她调解前夫的关系大有希望。然而为了用金钱“砸死”丈夫的计划,这个女人还对抗性的,做丈夫极力反对的赌博投资,点击世界通广告盈利,结果务血本无归。复婚失败。未到40离婚的女人50了,还是只身一人。

■老许 是双职工家庭,一子一女在美国大有前途。本是二老幸福晚年的时候。却被老妻离婚赶出家门,在市郊卖菜女人家中过日,感慨家漫多灾多难却也过关斩将走过来,而后悔自己为什么当时软弱无能呢?恳请老乡帮助打回原住家去,剧本特写一个家庭矛盾问题也是众人心声。众老乡合力大铁锤开房门,老许也回到原来还属于自己的家,是惊心动魄,还了结心头所愿呢?心脏病发作,在他的那去世了。

■老米糊 却是一个年青小伙子,当父亲母亲吵闹离婚,规劝永远不能作用时,选择了跳楼自杀,是儿子威胁的游戏,还是伦理道德的呼唤呢?谁也没有时间去分析,在众多邻里面前,其父母夫妻紧急手牵手下跪儿子,誓死不分离。正是儿子的力量挽救了一个家庭。

剧本正文(节选开头3集)

■■第1集

■航班飞机起航。

机内,客人不满座。最多的中国工民,“再见科威特!”

其中50岁工人何家漫。尽管疲倦也难有入睡之意,透过机窗,远看群山起舞悠然自得。如果低头下望,却又惊魂一身冷汗。也许正是老人心态。

何家漫说词:“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之间,万一闪失呢?我知天命的人已大半生了,总算无可奈何,但是儿子的学费还有我的身上……哎呀,我想到那里去了!”

工友:“老何,何家漫,家万万了,看你不时在笑,分甘同味。有请坐过来,为老何你告别苦力职业生涯,迎来安闲舒适的日子,干一杯!”

何家漫:“我是何家漫,的的确确,家财富有万元之多了,多谢多谢!真是难得,好兄弟一场,可是我船到码头车到站了,而师兄师弟的命运与钱图,正是黄金满地,伸手可随意捡拾,想不称霸世界也难。正是如意人生,芝麻开花节节高,笑傲当今工人阶级了!”

工友几人坐近一起。

“好听,老何师傅,就会说故事。此时此刻不佩服也佩服了。”

“才五十岁就享受退休,老婆还年青美丽,出国回去美元一大沓,夫妻二人同时卖断工龄,钱多又多钱,正是前世今生红运当头,喜上加喜,真正工人阶段谁能比?”

“正是我们年青一代,羡慕不已的,卖断工龄有钱,退休年龄同样有退休金。我认为不能说是什么下岗工人,何家漫千万不能富贵忘子本啊!”

何家漫:“我也认为,不如说提前退休,多领十来万,又是吹糠见米的眼见功夫,不用弟兄赞赏,也不用爱国人仕担惊,我何家漫不能以身长报国,也是一颗中国心!”

工友:“了不起,老何中国心,一辈子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,据我所知,还未能如愿。”

何家漫:“不谈这些,说兄弟情谊分手时吧。”

工友:“如果本钱再加点生意利润,不得了,不得了!”

何家漫:“就是六月天滚雪球?我也是首先冰凉冰凉的了!”

工友:“哈哈,又说风凉话了,放不过你,自己干一大杯。”

家漫:“是风凉话吗?还有二位国人同胞,未知我们说故事。我是一个石油工人,即将回到家,再领取企业一笔有偿解除劳动合同。也就是卖断工龄下岗的自由人,无须再劳累奔波了。以后的日子,要不重新再就业,要不省吃俭用,提前退休,我想都不是难题,相信桑榆晚景,也能看见天边的美丽彩虹。”

同座中国人:“好极了,50多岁的人,解放前出生,经历过许多贫穷与饥饿,辛劳一辈子,幸福提前走过来,正是天愿人意。”

何家漫透过车窗看天外。

■(插入)上世纪六十年代,中学课堂。

学生家漫念作文:“我生长在旧社会,成长在新中国,与国家的命运一起长……”

老师:“停,何家漫的作文,简简单单一句语言,既有时代背景,又有作者的思想情怀,我的意思是说,写文章首先要语言通顺,才有可能表达写文章者的思想情怀。家漫继续。”

■(插入)科威特施工中配电室。

家漫连体工作服门外:“报告班长,接地铜电缆的焊接,问题已经解决。”

班长“火药熔点问题?如何解决的?”

家漫:“问题在于火药熔点时,电缆必须是固定的模式。”

“好好,”班长赞赏。二人一起进室内。

施工工程,大电缆进入配电室。

何家漫:“停止,必须停止,危险施工要不得!”

分体工作服者队长:“谁说的?是你,有好方法吗?”

何家漫:“队长,恕我失敬了,我说能不能让我来。要三十个民工,每人三四米绳索,我为电缆头。”

工地,家漫领头的么喝声震天响“一二三,哎哟!”

家漫说词:“我一个小时完成队长计划三天时间。队长对我更多信任。所以工程后期,让我填补副班长的职位,这就让我有理由延长我的劳工时间。多收入人民币四五万元,的的确确也是我自己万万想不到的,更是我的中国心最后一班岗。”

■ (插回)航班上。

工友:“老何,做了什么梦,想到什么的好故事?”

何家漫:“那有许多故事?知否?知否?青天之高,绿地之厚,总是绿肥红瘦。”

工友:“就说绿肥红瘦,科威特油田建设,我们企业劳工,一般的工人,大都是一年半两年的期限,而你五十岁的老工人,还有条件被优厚了半年一年的工期,也算得上老何人脉好。”

何家漫:“也许,我未曾与领导打过架。延长半年时间,收获在试车投产的工程中,多加班加点多得奖金工资。而且在秋冬天气最适宜时节。我老何坦的,满意,满意!”

工友哈哈。“老何最容易满意!”

家漫:“年轻人,说得很对,我是生于旧社会,成长在新中国,今天收获归来,怎么有不满意之理?当时我的学生补助粮,还必须与家里分享,能有几餐饱饭吗?当时我贫穷,国家也一样贫穷;而现在天翻地覆了,国家富裕了,我家也有余钱了,我的儿子如果考上大学,必定要为我的那个学生年代,报仇雪恨了。”

飞机播音,波音737,进入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上空。

工友再次推醒何家漫。“回到我们的国家了,你还睡得着吗?”

何家漫:“睡不着,养养神也好。”

工友:“多年老友记,即将分手,实在是难分难舍。”

何家漫:“你娘的,我又不与你同性恋。”

工友:“你看,我不说你也自招了,谁不明白老何风流人物?我问你,你有许多钱了,计划养小三吗?或者说立新灶吗?”

何家漫:“说,说下去,如何想小三?如何立新灶,教我一招!”

工友:“不得转变话题,只能是你的条件,防患于未然也好,给你醍醐灌顶也罢。你是我的老友记,你有钱了,千万不能学坏了。”

何家漫哭笑不得。“我是不烟不酒而有又不赌的人,时时事事是怕老婆的人,那里有胆水想小三?你看我与你们都出国,你们不是手表照相机,就是金银珠宝了,而我是妻管炎,只能给妻子卖好的,而我自己什么纪念品也没有。”

哈哈,多人评说。

工友:“时势造英雄,不到那个时候,不能清白大早了。我继续说下去,公司卖断工龄人数是多少?一千三百一十四人,简读一三一四,谐音不三不四。有了一个歌谣。想听吗?“

何家漫:“洗耳恭听,有请有请!”

“不三不四有钱了,理直气壮藏阿娇,百日姻缘归来日,老妻床前赤条条。”

众人笑起来。“谁编的?有水平。”

何家漫:“什么意思?所有人都不三不四?”

工友:“你大本书不懂?卖断工龄钱,去年十二月就发放了,收入最多钱的人,工龄加知青年龄加军龄,可达十五六万元,在五六百元普通工资的年代,岂不是大有钱了?男人一有钱就学坏,女人一有钱就霸度,难免星火燎原,本公司家庭离散,多人都说钱多惹的祸。”

何家漫:“离散家庭姓什么?”

工友:“离散家庭姓什么?就是专业行家思考的思想问题了。”

何家漫:“我问的是贵姓名。”

工友:“有待大书本回去慢慢研究了,博士先生,给你敲一个警钟,也是苦口良药了。”

何家漫:“对对,有则改之,无则加免了。二三十年流动在外,实际亲近妻子身边的有多少日子?我说更加恩爱才是,离散家庭实在不应该。”

工友:“如何恩爱?”

何家漫:“岂不是多些下跪老婆?”

工友:“如何下跪老婆?”

何家漫:“还需我说,去年你探家回工地,你膝盖似红似黑又似蓝,是什么?不是跪老婆的?”

工友:“不得不说,钱多了婚姻就难以安定了,演员名星,生意有钱人……”

何家漫:“难道在你们心目中,我多了眼前好几万,就认为是钱多花不完了,也就必定多想三小二房了?”

工友:“何家漫,激动了,是不是说着狐狸鸡缩脚了?”

何家漫:“你在说笑,我也在笑说,我老婆如果还年青,又是被你看上了,而你又是不怀好心之人,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做得出,我的妻跟你跑了,而我也就再问二房娇了。”

工友:“哈哈,看你惊慌失措?未雨绸缪还来得及,说来说去,还是因为你的钱不少了。”

何家漫:“原来,你是拐弯抹角说我钱多多?”

工友:“首先是你的钱多,夫妻二人工龄钱最少二十四五万,科威特给二十万,回上家中剩余好几万上十万,全合计起来是多少?五十万。”

何家漫:“怎算的,我家也没有五十万。”

工友:“对于工人大多下岗时期。尤为是你得天独厚了,我意思是说,我看得出,我的师母为人善良正直,而你作家多奇招怪想,就算我劝你,千万不能做不起对师嫂师母的事。”

何家漫:“多谢多谢,两本地摊书,算得上作家?好好好,旁敲侧击说我多钱也好,预防我道德败坏也好。听众位师兄弟的,干一杯!”

工友:“痛快,痛快!”

工友:“痛快!桂林到了,但愿平安作陆!”

■机场,下飞机转单位客车。晚上回到公司住地。家属接亲人。

家漫说词:“再见,我的工人铁饭碗!再见,我曾经说过的‘我与国家一起成长’,国家成长长此以往,而我毫无疑问走进和平幸福与温馨的港湾。我必然热爱我的家!”

■何家。妻子林梦斯40多岁,接家漫二人回家,说不出的高兴。

何家漫:“达林呢?还不出来见我?”

儿子何达林:“我想,爸爸妈妈久别重逢,必定需要时间行见面礼,我也就应该迟来一步。”

何家漫:“达林想得周到,但是父母也老了,只有一个心愿,你成人长大了,前途理想,百尺竿头更进一步,才是我的好儿子!听说今年艺术课考不理想?”

何达林:“是的,我想说明年再高考,我想名牌大学。”

何家漫:“你去了健力宝,足球梦没有了,自然想到艺术学校,也是最实际的计划了,推迟一年,学好艺术基础课,就有可能是名牌大学了,同时还得说,这是唯一的前途,珍惜才对。”

何达林:“幼儿园时,阿姨也说我在画画的天赋,这不正是我要走的路。一定是对的,毫无疑问的,必将是我的胜利!咧!”

家温打量儿子。“梦斯,你看我的儿子,又长高了很多,相貌堂堂!腰干也直挺,”

林梦斯:“差不多一米八的个头了。”

何家漫:“我的何达林,你的名字是取我与你妈二人的姓,希望你事事能通达,一个“达”字,何达林。”

何达林:“我知道了”

何家漫:“我问你想什么大学?什么名牌,有把握吗?”

家漫与达林有说不完的话题。

“夜深了。”妻子林梦斯催促,儿子也就乖乖回房歇息了。

家漫走进卫生间。

梦斯在房间打开行李箱,倒出衣物行囊。“家漫啊,怎么?都没有买点礼物回来,亲戚人客又多。”

家漫回到房间。“我曾问过你,你没有吩咐,我也就想不到,而我又认为,外国的东西太贵,而且也有很多假货,比如我买的男装东方表,是女装表芯,现在我还在后悔呐。”

林梦斯:“说来也是,我原来想到的,表哥的女儿丽珠,她平时对我最好,而你好不容易出了国门,人人都说,外国的化装品正是品牌,既好用,又派头。”

箱子的衣物中,冲击钻、磨光机,一床薄被……

梦斯讨厌。“你看,就是这些垃圾!”

何家漫:“我们还是工人不富裕家庭,怎能比政府机关人家的阔气?而且这个表哥是岳父的疏亲,去年中途探家,也曾经是烟是酒,还有两百元敬奉过了,我说人情不欠缺即可,比大手阔气,我想我始终不能合格。”

林梦斯:“没买到就没买到,我是随便说说。”

何家漫:“也是也是,去年如何想到为儿子去佛山,几乎成年了,应该不能足球梦了,考官当时如何说?”

林梦斯:“达林说是守门员,不就是试验几个进球?不合格,就是不合格了,还说他做什么?就当我与我姐三人外地游玩一趟罢了。”捡拾要清洗的衣服去了卫生间。

房间,很一般的家庭。

家漫说词:“儿子读书不点地,为他想到什么,也不应该为他想到足球,梦斯与其大姐二人护送去广东佛山一趟,报考健力宝足球队。可想而知是什么样的结果,自己作为父亲不能责任的事,儿子不见识,这个智囊团也是缺乏理性,浪费了人力物力,虽是过去了的事,我也想知道一些情况,但是她不说,我想也没有再要多问了。”

■■第2集

■梦斯回房上床。“出国两年半,人家都说,我家又有二十万元额外收入,是吗?”

何家漫:“我也说,我在回家路途中,总是想着一个问题,如果不跌落飞机,我就是幸福时代的幸福人了,正因为我识时务,好好工作,得到队长的赏识,延长劳工日子,最后满意归来。上次探亲带回来的,加上今次两万美元,如果再计算留家的一份工资,又因为我没有花费一分一厘买纪念品,全都算起来,我想应有二十万。”

林梦斯:“你的坚持主见,我二人卖断工龄,大多人都说一个家,一人卖断一个人不卖断为最好,过后我们会不会后悔?”

何家漫:“自己的事,何必听他人多说?世上所有便宜不可能全都能计算,有吹糠见米的眼前利益,八八九九就可以了,你不算一算,十几加十几再加二十,三口之家四十几万的工人家庭,我知足我满意了,正是我说出的最幸福!”

林梦斯:“我们真能幸福吗?”

何家漫:“你想到什么了?

林梦斯:“我心中一句话,想了许久。”

何家漫:“什么事,是金银首饰?你添置就是。”

林梦斯:“我是说,我一个哥,两个姐,大姐对我最好,当时知青下乡,知青自己是不容易向生产队请假的,而是我的大姐,关心我爱护我,经常走远路到我的下乡处,向生产队长给我请假,陪伴我一起回城休息几天,我一直难以忘怀……”

家漫说词:“她要说什么?似乎明白过来了,她要报恩,要给你大姐钱?”

林梦斯:“我为你的妻子,是林家小妹,头上有二姐大姐,和最大的大哥,素来是最亲和的。我说正是大姐,急需我们的帮助?”

何家漫:“难道大姐出了什么事故?”

林梦斯:“没有,还是原来一个样,就是白旺奎,矮子一个,大姐很痛心,不能为他立一个家。我想我们必须伸出爱心之手。”

家漫说词:“我的钱不容易得来,但是妻子要做人情,本来也是无可厚非的事,能不能过后再说?夫妻分离又最少也一年时间了,人说久别如新婚。”

家漫把手搭过去,她很快转个身,手又落下来了。

林梦斯:“我有话还没说完?”

何家漫:“好好,我听着,说吧!”

家漫侧身玩着妻子的头发。

家漫说词:“当然我强硬上马去爱一个够,相信她毕竟是我的妻子,也不可能会有什么反抗。然而今非昔比,拿不出强硬的爱。”

■(插入)国外劳工炼油厂安装工人上班,塔炉三五级阶梯。

家漫手持工具,脚无力上不去,没有扶手着力都是上不去。

年青工友:“何师父,怎么啦?”

何家漫:“幸好快回家了,就是腿脚无力。”

工友:“海水淡化水,食物单调,人人都说缺钙严重,坚持到底就是胜利!”

■ (插回)本家。

家漫说词:“但是正因为我是弱者,回到我自己妻子身边,而特别希望我所爱人给我体贴与

关怀。然而她还在滔滔不绝说人世人情。”

林梦斯:“你说我说的话是否道理?”

何家漫:“我完全理解了,毕竟是亲情,又是我们的半个媒人,而且你大姐的儿子,也是谈婚论嫁的年限,给她家多少?同时我们也要想到,还有二姐,还有大舅,他们都不是富裕户。”

林梦斯:“其他人我不管,我只说给她大姐的。三五万吧,如何?”

何家漫:“三五万?我说,你是不是开玩笑?我真是想不到,大家都是城市双职工家庭。又不贫穷衰落到无米下锅。”

林梦斯:“怎么样?不可能不说点人情吧!”

何家漫:“我说,我的亲爱林梦斯,三五千还可以,毕竟你我们是下岗失业的工人,年交养老是多少?达林学费是多少?都是未来的未知数。我们必须首先为自己想一想。”

“我说你,总是这个样子。”她又是转身过去。

何家漫:“我是什么的‘这个样子’”?

■(插入)劳工宿舍。早晨四时起床。

家漫起床,头晕再躺下去,伸手床底拉出铁桶呕吐。

“是谁洗脸,给我告知医生,我病了!”

“我是阿培,我知道了, 好好养身体,千万不要计较一天奖金。”

家漫说词:“一个国外劳工,半夜三更起床,晚八点才回住地,天底下作业,地面上一米高的温度,可以高到60多度,身边一桶水,每一二十分钟必须补充水分,否则即有中暑脱水的危险。可见几个钱不容易,我劳工什么样子,说过多少次,她为什么不能明白!”

■ (插回)本家。

林梦斯:“你睡着了,我说什么,你也不在乎?”

家漫:“我辛辛苦苦一辈子,真的有多了,我自己多享受一点不好?而你也可以看得见的,

我没有舍得为自己买一分一厘的物品。”说完,想入睡了。

林梦斯:“转过身来。好不容易回来了……你生气了?你不是说久别如新婚吗?”

何家漫:“你只关心你的姐妹?无缘无故的晕眩呕吐,正是什么的美尼氏综合症,腿脚无力上阶梯,以后又会是什么症状?可见我劳工出国,十几二十万元钱是不少的数目,却不是路边伸手就可以拿来的?”

林梦斯:“好好,什么时候请我家人吃饭?”

何家漫:“你相约就是了。”

林梦斯:“久别如新婚?谁能不明白,也应该关心你的身体了。”

关灯,远处公鸡啼鸣。

■ 何家。请客。

梦斯的大哥大嫂、二姐姐夫、大姐姐夫与其长不高儿子白旺奎先后来到。

梦斯迎接,家漫也从厨师抽空过来招呼。“萍萍、端端他们还未到?”

二姐、舅大哥:“年轻人玩法不一样,他们慢点到。”

何家漫:“对对,我们老人先聚一堂,白旺奎就是列席代表。”

客人:“妹夫年青,怎么也说老人了?”

家温泡茶,“梦斯与我都是退休行列的人,能就还年青?姐夫,大哥,几包香烟,每人一包。”其实是每人三包,剩余一包半也放在果盘了。“你们饮茶吃点果品!”

姐夫们赞美,梦斯自然扬眉吐气。

家漫理厨,大姐林梦梨过来。“辛苦妹夫了,我来做点下手,要做点什么?”

何家漫:“大姐客气了,需要不多,需要时我再吩咐你吧。”

厨房很小,大多时间她在厨房门与家漫说话。

“多谢妹夫,也给我儿子一块外国表,白旺奎不会说客气话,他也是很感谢你这个姨爹的。”

何家漫:“说实在话,外国瑞士表,我买不起,东方表值钱有限,仅是意思意思。”

林梦梨:“手表,不就是看看时间,是外国货都要威风了,感谢好姨爹……”

家漫说词:“妻子大姐最爱说人情世故,说起来都是头头是道。关于梦斯三几万之说,这个时候,岂不正是我要与她说话题?”

何家漫:“大姐,我石油工人,东南西北地跑,多数时间不在家,多得有你好姐姐好媒人,对我家对我儿子都是难能可贵的真情相助。我家夫妻卖断工龄,加上两年半劳工,我家实在是可观的小康门户了,梦斯非常感激你,与我商议给你三五万元表示敬意,但是我说,一时未能方便,美元已经存入银行了,我说,暂时只能三几千。”

梦梨马上抢过话题。“哎呀,哎呀,我说,我家怎么有可能要你的钱?我也是双职工家庭,一个已经退了,还有一个马上退,一个独生子,人口不多,过得去就好了,我不知道我妹会给你说这个不臭屁的话。再说我姊妹多,给我不给他人,岂不更多是是非非?”

何家漫:“我也认为这是人情道理,大姐,我也想到白旺奎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。”

林梦梨:“哎,他就是这个样子,要急也急不来,”

何家漫:“多谢大姐的人情人理,我们卖断工龄人,也是下岗工人,往后的日子,关键到时候退休金是多少?如果只够买米,我们也不敢威风到那里去。白旺奎的事,我们也只能记在心里头,总算不能救贫,却也任何时候都可经救急。”

大姐:“我说你把你的日子过好了,也是我林家人喜闻乐见的,你看你出国回来,给我们多少东西,又是美味佳肴,也是机会给我林家人大团圆,我们谁都高兴极了。”端菜来回。

家漫说词:“她说的话,正是我想说的道理,我要解开家庭的疑难问题,必须要求这个大姐帮助。我本来还想说儿子的读书就业,是最大问题。但是这个儿子大姨,却也头头是道了正是夫妻之争三几万的事,在这里不是人情,紧过债了。”

小字辈萍萍端端都来到了。你言我语,都说林家姐妹团聚,都说小姨一家风水最好,都说家漫小姨爹能文能武而且命运好。”

家漫说词:“我也是好客人的人,本来就爱大盆大钵了,而且妻子更爱她的家人,又是应有尽有。凡是请客她家时,她总是唠叨这个不足那个要添。今天特别是丰富有余。”

满满一大桌。大大小小客人十几个碗筷,打开一瓶贵州茅台酒,六十五平方的企业福利房,香飘四溢,欢声笑语,好话一串连一串,一大家子人难得的最团聚最乐融融。

“妹夫啊,小姨爹,很多菜了,不用现加菜了,过来一起吃啊!”

何家漫:“好好,还有一个青菜。”

上完最后一个菜,家漫也陪着他们说说话,陪到最后一个人也放下碗筷。

梦斯回房去,“香烟呢?为什么没有香烟了。”

姐夫与舅哥:“不用了,我们身上都有了。”

梦斯:“好不容易外国佬回来请容,连香烟也没有,岂不太让人笑话了?”

何家漫:“没有就没有了,又不能再去外国买回来,何必还要唠叨。这剩菜我家不能留太多,不如请大姐他们帮助一下。”

家漫说词:“其实这都是惯例,做多点菜是为他们打包的,梦斯也就不再唠叨,她们姊妹离去时,都说很多太好太好的话。”

客人出门。“有吃的有拿的。”

家漫说词:“梦斯很满意有笑容了。我也才算完成了应当的职责。”

客人去后,家漫再挑选剩菜收藏,梦斯洗碗卫生,已经深夜了,夫妻早早回房。

■ 房间。

林梦斯:“今天的菜,还算可以,就是饭后,客人连一根香烟也没有。”

何家漫:“我说梦斯你,怎能总是没头没尾?你看见的香烟,当时还有十包半,每家三包,余下一包半,我早早就放出来了,你不看见?是谁顺手牵羊,我也就不清楚了,所以我说香烟是没有了。我做的事情,你也应该分清一下是什么场合,而你总是爱多说话,让我难下场。”

林梦斯:“香烟没有了,他们拿了,也就不足为奇了,谁叫他们都穷?可是其他小礼品,是你不应该如此寡水。”

何家漫:“我实在想不到,我也说好几回了,如果你给我一份清单还需今日唠叨了?可是你没有做到,我也就随便了。你是知道的,你哥你姐,每人一块东方表,大姐的人情,我又是格外关注的,给她大姐手表,也给她家表少爷白旺奎也是东方表。总的来说,些小香水玉兰油,去年探亲时送了,今年再送这不是高档的东西,也就实有没有太多意义了。”

林梦斯:“几百个年代,有谁能坐飞机去国外,你又是没有钱,再买点高档东西又如何?”

何家漫:“你叫我如何回答你?两个姐夫一个舅娘,每人又四百元。任何一家最少也有千元价值,我想也能说得过去了,而且我又敢说,人情来往不是麻将赌博,什么时候都没有一个底的。”

林梦斯:“他们爱打麻将关你屁事!你你,你什么都会说,我梦斯就是说不过你!”

何家漫:“你看你,我只是与你,无话找话说,不至于冷冷清清吧。”

林梦斯:“谁家男人,这样对妻子的?”

何家漫:“现在两夫妻都提前退休在家里,家庭问题二人商量二人说,难道不好?谁家的男人是怎样对待妻子的?”

林梦斯不高兴。“就你会说话,我说不过你,。”

家漫说词:“她一惯如此性格,以往我工作在外,家里事情总是任着她,而现在夫妻二人都不工作了,都在家里共同理家政了,她为女人是讲一时情感的,而我必须要说人情道理的。你爱你的外家,我也爱我的本家,我要多为我的儿子想一想,也是人情难以予越的,如果谁也不能说服谁时,我只能自己保留自己的意见了。”

■■第3集。

■家漫走进山区农村。仅有极少数几个平顶水泥房。

家漫说词:“我兄弟二人同在本石油企业,我出国科威特,我哥何家迁去了苏丹,兄弟用不着相互送礼仪,但还有一个老四妹在农村。我回广东一趟,也算是礼尚往来,说出国归来看望看望。农村人不要香水,也不用玉兰油,我给了两千元作为问候礼仪,岂不也是平常事?

■家漫走出火车站,回到家。

林梦斯:“不玩多两天?那么快回来了。”

何家漫:“你不想与我回去,我一个人有多少意思?”

林梦斯:“你妹她们好吗?农村也富裕了?”

家漫说词:“她想问的,无非是想知道我给我妹多少钱,说实在,我是给我妹两千元,却不敢全说,我只说了一千元,以为绝对是平安无事。然而妻子的脸色不一样了。”

林梦斯:“什么,什么?你给你妹一千元?”

何家漫:“是啊,你要说什么?是我给我妹一千元,似乎你不高兴,到底是我错了,没有请示过你,还是我给她给多了?”

林梦斯:“你就是先斩后凑?你说你该不该与我说一句?”

何家漫:“你不感到你太唠叨,还是我错了,送你外家的东西,我没有必要与你商量,而我送一点礼仪是我家的,你又有问题可说了?”

林梦斯:“即然你也明白了,我有话也直说了,一个家是夫妻二人都要平等的,你妹是这个家的人情,我的大哥大姐也应该是这个家的人情。对吗?”

何家漫:“对对,似乎很有道理,但是我实在不能明白你要说什么事,难道是我如何不公了?”

林梦斯:“你也说出来了,我正要问你为何不能公正?”

家漫说词:“果然如此,她又是想到她外家的利益,但是无论如何,她也不应该女权太霸道了,总算两家人情平等,她也应该明明白白,清清楚楚了。”

何家漫:“我不明白,为什么我不能对妹一点人情?再说我妹农村的,用不上香水、玉兰油,我只给她一千元,难道对你一家人就不公了?”

林梦斯:“是啊,你给你妹一千元,为什么不给我姐我哥一千元?”

家漫说词:“实在意料不到,她敢算这个账。我还是不能生气,因为婚姻不易,我自必须珍惜。”

何家漫:“我妹是农村的比你家穷,你三个姊妹,每人何止一千?难道我妹多占了多少便宜?”

林梦斯:“我还是那句话,你给了一千你妹,你也要给我哥我姐每人一千。”

何家漫:“岂有此理!我不发威你当猫看,我如果说不给呢?”

梦斯更是针锋相对,加上揉揉眼睛鼻子,正是一头睡醒的狮子。

“我林梦斯,对你就未完!”

家漫说词:“我万万想不到,本以为庆幸走出了‘三几万’的漩涡,却又踏进“一千元”的深渊,难道正是工友说的,钱多了问题就复杂了?我没有权利做点人情,做人情只能是她的外家人!是不是妇人之道,头发长见识短?我不理睬她就是了。”

■ 证券交易所。

家漫初始观摩,请教他人到自己操作,在电脑上抄记分析记账式国债。

家漫说词:“梦斯一直还在生我的气,似乎我也明白,一个家庭最好和气生财,一对夫妻最好也是互相互让,但是家庭利益,她已经一个人大手大脚下了,而另一个人是我,又不能不相对要谨慎一些呢,比如前面说三几万的事,我想无论如果,我要与妻子慢慢沟通为好。”

■ 家中。

家漫回来。“梦斯,国债初见盈利了。”

林梦斯:“盈利多少,在股市的东西,未完全吞下去,都不能说你赢利了。”

何家漫:“不生气好吗?能不能说点道理?我也知道,我给你家买的东西是少了,因为是你没有给我开一个清单,我回来了,你就有理由控制我压榨我刁难我?而我始终不明白。我们家钱多,多到用不完,成废纸了,我问你是不是道理?”

林梦斯:“什么是道理,什么又不是道理?”

何家漫:“我说,如果是你出国回来,钱是你挣来的,你给你家多少,你给你的表哥表侄女多少金银珍宝,我绝对不多说一句话。我的意思是说,我一个石油工人多少艰辛?长年风餐露宿不说,就是春节假期往家里赶时,就是苦不堪言了,你不能忘记,我从中原工地回来,大半天汽车巅波到新乡火车上,我为省十元钱,不买黄年党座位,结果我站立二三十个小时,到位了衡阳才有一坐位,回到家三天,我的脚水肿的。是你给我发现的。”

梦斯没有表情,家漫说词:“最少也是没有理由反驳我。”

家漫继续说:“梦斯,我们好不容易企业卖断工龄,有个机会提前退休,始得夫妻相聚共同在一起。然而什么问题,你作为妻子的都是看不惯,不满意不高兴好多时日了。夫妻感情冰水寡淡,如何是好?我说老实话,要我闭嘴不能,不闭嘴也是不能。毕竟你我婚姻都上了这个船,怎能不同舟共济?亲亲,我为夫君心里话,明白吗?”

林梦斯:“舍得叫我一声亲亲?太阳西边升起来了。”

何家漫:“怎不舍得亲亲?我走南闯北,走了半个地球,分离的日子结束了,夫妻思爱正是时候。”

林梦斯:“终于浪子回头金不换了。”

晚上,暗淡灯光,夫妻在床上,梦斯紧紧抱着家漫,情意绵绵。

林梦斯:“我为妻子,为什么我不是这样想?”

何家漫:“是啊,你我多少是读书认字人,从蹉跎岁月走过来。”

林梦斯:“夫妻都是上年纪的人了,一个家庭的问题,我想我能安排妥当,你就当你的家老爷好了,我还想到,我姐的白旺奎,到了谈婚论娶的时候,农村女子也是找不到,谁能帮助他,我想唯有我们的条件,我想我们绝对不能袖手旁观!”

何家漫:“得了,是你的意思,必须还要给他三五万?”

林梦斯:“你说呢?”

家漫说词:“瞬时之间,我的身体无能,自然翻身落下马来,然而我还是忿忿不平,她为什么总是想到她大姐的利益,而不为自己小家庭作想?保况我家又不是暴发户。”

梦斯:“还说什么的夫妻情谊?你不是玩弄我吗?”

家漫:“我是玩弄你,你有本事你拿去好了。梦斯啊梦斯,我踏进家门的那个晚上,你说的给你姐三几万,当时我不答应,但是过后,我了认真思考过,如果尽有可能,也是可以资助的,关键问题不能一次到位。但是我问过大姐,是你大姐当面给我说的,她也是城市双职工家庭,想富裕不可能,平常过日子,用不着我们操心。”

林梦斯:“我问你,你真的同意给她?这是人情道理,谦虚一句话,你也不懂!”

何家漫:“也许,这个世界做人要狡猾一些?她既然回绝我了,我的钱又不是不义之财。”

林梦斯:“你如果有意与我商量,我说我家如果拿不出来,我无话可说,因为我这个姐,不是母亲胜似母亲,我说我不能做忘恩负义人。”

何家漫:“我想不明白,我给我妹一千元,你说给多了,而你开口闭口要给你姐三几万,合情合理,总算我同意给,但是对得起我们的儿子吗?”

林梦斯:“合理不合理,我林家人抢了你何家漫多少?”

何家漫:“既然如此,我也没有话说了。”

深夜,月亮影纱窗,家漫睡不着。”

■ 早晨。梦斯打扮。

出门前,梦斯:“我们艺丰团活动去了,晚上才回来。”

何家漫:“出外玩耍,不能饿坏身子。”

林梦斯:“总算,有一句话暖人心的。有人说康宁保险,重大疾病有补偿,我身体毛病多,我想给买一份,这是资料说明书。”放在茶几面上。

何家漫:“又要保险?我说过再也不买保险了!”

林梦斯:“你,什么事又是你说了算?”出门去了。

何家漫手上资料……

家漫说词:“康宁保险,交款二万,最终是儿子得益三万,还算容易接受。但是买保险全家人欢喜才对,万万不能又是曾经儿子的‘红运66B’。”深深叹一口气。“那是何儿子达林十四岁时。”

■(插入)家漫从外回到家,递给梦斯保险证书。

梦斯看后保险证件,突然火冒三丈。

“为什么投保人写你的名字,不写我的名字?”

何家漫:“实在想不到,谁的名字有关系吗?你原来不说,又是我经办,我也只带我的身份证,是谁的名字,岂不都是为了儿子,为了这个家。”

林梦斯:“我知道你就会风凉话,不腰痛?我问你,他中途事故死亡了,这六万元是归你所有,还是归我所有?”

家漫:“你她娘的,乌龟王八蛋!老子她不容易为儿子买一个红运66B,企求目的是儿子平安长大成人,然而保险是说生死的,刚刚进入这个家,不说一点吉利话也就算了,反而说死死死,利益谁谁谁。我问你,你的良心哪里去了?”

林梦斯:“我知道,你占了面子,你得了便宜,就是良心善意?”

何家漫性火起来,举起要打人的巴掌。“住口!我的儿子大吉大利,岁岁平安!你再说下去,我就要开你的光,叫你林家人全部到来说道理!”

■(插回)家漫再次从茶几上拿起资料爱看不看。

家漫说词:“这是一个家庭妻子说的话?这个慈眉善目的人,吵完了投保人,过后再吵投保缴款方式,总之就是不放过我,我有不可饶恕的大罪一样。”

■(插入)连接上场。

林梦斯下班回来,“我门市部的人个个都说缴款方式,你错了,分期交款还可多得银行利息,而你却要一次趸交。损失利益多少?”

何家漫:“我已经给你细致算过了,一次趸交,可节约了两千多元,你为什么总是没有头脑?林梦斯不能过于庸俗了。”

林梦斯:“就我庸俗,就我门市部的人都庸俗?”

何家漫:“人家没有时间算得仔细,随便说说,你也就鸡毛当令箭,岂不让人大笑话了。”

林梦斯:“绝对是你错了,却不敢承认错误。”

何家漫:“也许是我错了,我问你,我何家漫是不是三两年内,必定死去?如果三两年内,我真的死去了,就是我的错!可是老子辛苦一世,怎有可能舍得三两年死去?你真是个猪!总算不是猪,计算起来,你能赚多少?不用说了,他娘的C P,以后再也不买保险了!”

■(插回)家漫看完资料。

■家。林梦斯与保险工作人员上门来。

保险人:“何师父,我给你说,康宁保险……”

何家漫:“不用你介绍了,请你楼下等候,我夫妻商量好后再请你吧!”

保险人不明不白,梦斯“去吧,我与他快快商量。下楼去。

林梦斯:“还要商量什么?不就是一千元交二十年?”

何家漫:“你决定一定要买?”

林梦斯:“既能保险,又及存款利自息,为什么不同意买?”

何家漫:“两份都不成问题,我必须问明白你,保险书上,我是投保人,你是被投保人,何达林是受益人,是否正确?”

林梦斯:“你岂不是问得出奇?我说我买一个保险,难道……”

何家漫:“难道难道,我不怕你无事生非?儿子66B不是更好的又保险,又有他本人的养老金?可是我不能不提防又是闹翻天。”

林梦斯:“原来,又是你在记恨,记恨就记恨吧!黄大姐上来吧!”

家漫说词:“为的是说教妻子,万事和为贵,当即办了两份交款20年的康宁保险,算不算也是家庭的经济投资?最少也能说我是开通的人。”

■家。父子二人在家时。

何达林:“爸爸,你顺着妈妈二个保险,她的心情好多了。”

何家漫:“你也希望我什么事情都顺着你妈?你妈想从家里拿出三几万给你大嫂,你也同意吗?”

何达林:“这是大人的事,我管不着。”

何家漫:“我说有些问题,你也应该问一个为什么了,我给我农村你姑姑的一点情谊,你妈也能对抗我,她曾经工作过银行储蓄所的业务员,算不清楚两个东方表,加四百元,加玉兰油香水,是给你姨的礼物远比我给你姑姑的一千元要多得了。如果你妈不是智商问题,又是为什么?”

何达林:“你给我说的是什么?我一直都是听不懂,但我不明白,你给你妹一千元的事。为什么不能好好商量,而且事事针锋相对?”

何家漫:“是我妹,你也不能叫一声姑姑?”

何达林:“是啊,我也认为你给姑姑一千,为什么不给大姨他们一千?”

何家漫:“难道也是你想法,奇怪了?你的想法与你妈也是一致的。”

何达林:“想法一致,又有什么错误?”

何家漫:“但是,我能不能也说你错误了,绝对错误了!你能想一个明白吗!

标签:出售,当今,社会,问题,离婚,家门,40,电视,连续

游客在线留言 本网注册会员请点击此处 发送留言
特别提示:免费注册、免费发布、免费查询联系方式。点击立即注册
感谢您的留言,我们将尽快与您联系。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网站说明 | 会员服务 | 法律声明 | 海外发行 | 翻译服务 | 诚聘英才 | 友情链接 | 联系我们 | 技术支持:7735
© 2007 阔维国际影视商务网 北京阔维影视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® 2007 kw2007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
总机电话:+8610-64950088 传真:+8610-64950088-12 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北辰东路8号汇园公寓G座906室 邮编:100101
京ICP证090421号
京公网安备 11010500904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