阔维国际影视商务网
KOWE INTERNATIONAL FILM & TV BUSINESS NETWORK
您当前位置: 阔维影视首页 / 供求信息 / 剧本文学 / 电视剧剧本 / 供应抗日题材电视剧本 上一条 下一条

供应抗日题材电视剧本

供应 / 剧本文学 / 电视剧剧本 2013/06/06 13:54:44
作品名称一张订婚照 类型题材剧本
作  者何秀明   

一张订婚照

【皇姑屯村口的大路一辆吉普车疾驰而来,车里坐着两个东北汉子】

苏大山【向外张望】离家这些年了,家里也没有啥变化啊。山还是那些山,水还是那些水,山河依旧啊。

江 洋 : 嘿,这就不错了,三七年日寇侵华以来,他们到处烧杀掠抢,鸡犬不宁,别说东北,整个中国都支离破碎了,国无宁日,民不聊生啊,谁还有心思建设家园啊!真是的,回想起来当兵这些年来,咱们听到看到的多是一些啥事啊,国民政府,腐败无能,不能救民于水火,名存实亡啊!

苏大山:悲哀啊,悲哀,洋洋大国,四万万人口,陆海空三军齐全,面对着小小的日本国,束手无策,军阀割据,各怀心腹事,委员长号称三军总司令,说谁不听,摁倒葫芦起来瓢,还当什么黄埔军校的校长啊?这是哪辈子做的孽,让这辈子人摊上了?

江 洋:谁做的孽?国家有这八百万军队,各个都养的膘肥体壮,武器装备一律都是美式装备,哎,一到战场上三下五除二,被日寇打得溃不成军,各个都像三孙子似的。就拿衡山阻击战来说吧,我们的一个加强团,竟被鬼子的一个营给打得稀里哗啦,把脸都丢尽了。

苏大山:是啊,你说也怪,八路军打日寇是以少胜多,几乎是场场胜利,我们中央军一打仗就是屡战屡败,真是邪了门儿了,你说。

江 洋:是啊,抗日,委员长也挺积极的,派兵上前线,就是打不了胜仗,怪不得中共说咱们是纸老虎,还什么委员长啊,校长啊,纯粹是浪得虚名!

苏大山:不要牢骚满腹吗,这话啊,咱们两个说说算了,别人听见了,会惹麻烦的!哎呀,到家了!

苏大山:【瞭望下车】到了,哎呀,我的这个家啊,还是原来的样子,还是原来的样子吗!

【众人涌到门口】

金 枝:回来了,走了这么远的路一定很累吧

苏大山:不累,坐车,不咋类

金 枝:这位兄弟是谁啊?

苏大山:来来,我来介绍一下,汪洋这是你的嫂子金枝,金枝,这是团长的副官江洋,我们是好朋友。【欲握手,金枝躲开】

苏大山:【笑着说】来,小江,这是我的儿子,苏醒,

江 洋:来、来、来,多好的名字,快来见过叔叔,叔叔这里还有好吃的东西,叔给你买的。

金 枝:醒儿,快谢谢叔叔,小江,别见怪,我家的醒儿,怕见生!

江 洋:小孩就是这样,过一会儿就会好的。

金 枝:是啊,小江啊!一路上很辛苦吧,快进屋里!

苏大山:小江要与你握手,你为什么要躲开?

金 枝:见面就要握手,我不习惯!

【苏醒拿着好吃的东西,跑到青儿家】

苏 醒:不给你,就是不给你,馋死你!

青 儿:给我你给我!

金 枝:【晚上】这次回来能不能多住几天啊?

苏大山:嗯,多住几天,几年来,把你一个人扔在家里,你辛苦了。帮你多干点活,我的心情多少也平衡点。我也多享受享受一下你的温柔吗。

金 枝:去你的,挺大的岁数,还是没有正经的。哎,干点活不我辛苦,你在外打仗,我担心死啦,别人一提打仗,我就睡不着觉。睡着了,就做恶梦,真是担心死了。

【转话题】哎!小江这样快就走了,是回部队去吗?

苏大山:不是的,他回家探亲,我顺便坐他的车,过两天我们还要一同回部队。小江这个人不错,待他要近便一些。

金 枝:再近便也不能让他摸手啊?

苏大山:【笑了】那不叫摸手,是握手,外面的男人和女人,初次见面是要握手的。

金 枝:咱家这个地方,不实行,女人的手是不让男人随便摸的。

苏大山:哎,我跟你说点正事儿,苏醒今年也十三、四吧,我想他跟青儿的是也应该定下来吧?

金 枝:看你这记性,那是十三四啊,都十五了,青儿都十二了,亏你还想着这事,啥时候定你说?

苏大山:我举行一次正式的定亲仪式,把双方父母、孩子和亲戚都请到一起,吃顿饭,喝点酒,让孩子们叫一声:爸妈,咱们来点儿洋式的,你看行不?

金 枝:行 行,该改一改,几辈子老模式,哎 说到前面,我干活,你得安排。苏大山:行 我安排。

【人都到齐了】

苏小妹【苏醒的大姑姑】:柳家大哥嫂,苏家大哥嫂,亲朋好友大家都在,大家聚到一起,给我侄儿醒定婚。俗话说得好,天上无云不下雨,地上无媒不成亲,我是大红娘,大家给我点掌声。

柳家嫂子:他大姑,真会说话,真会说话,真会说话,这个大红娘你当的天经地义啊。【拍手欢迎】

苏小妹:青儿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,漂亮,是一个美人坯子,贤惠是一个好妻子,善德是一名好妈妈。大家说一说是不是啊?

青 儿【和苏醒,到处乱跑】

江 洋:今天是苏家大喜之日,我赶到了,我算他们的证婚人,是我的光荣,我太高兴了。大姐说的多好啊,青儿确实是一个好姑娘,苏家能够娶到这样的好媳妇,是福分。我们苏醒也是一个好小伙子,别看我们认识时间不长,他真诚是一个好女婿,好丈夫,好父亲。

众 人:好好,说的多么好啊,不亏是一个军人,说的好,

江 洋【拿出照相机对大家】这个日子太特殊了,我给苏醒和青儿,照一张订婚照,哎,哪里去了,

苏大山:快来,江叔叔要给你们照相呢【两个孩子不懂得问】照相?照相?

江 洋:是的,叔叔要给你们照相,站好。

金 枝:站好了,照相!给你们照订婚像。

江 洋:往这儿看,往叔叔这儿看,笑一笑,好好,真美,真美,真是一对——

【苏家,柳家分别照了相,亲戚朋友照了合影】

【照片拿回来了】

【画外音】这张皇姑屯的一张照片,将两位年轻人锁到了一起,这是他们人生的一座里程碑,这张小小的照片对他们来说,是好还是坏?是坏还是好?我们拭目以待吧。

【第二年春天,爸爸牺牲了,江洋来要妈妈和我去部队处理后事。】

【军队授予爸爸烈士,给了补偿金。回到家里不到半年我决定为父奔赴抗日前线】

苏 醒:妈妈,我走以后你在家里好好的,我挣钱就给你送回来。

金 枝:好孩子,妈妈知道。到了你的江叔那里,一定要听话!苏 醒:我知道啊,妈

金 枝:到柳家和他们辞行吧

柳老六:出门在外,自己照顾好自己。

苏 醒:爸妈,在家里保重,我是会照顾自己的。

【领着青儿屋门】青儿要听爸妈的,不要到处乱跑,帮爸妈多干点活儿。

青 儿:【点头】哥,你啥时候回来啊!我在家里等你!【我们两个挥手告别】

【江洋的办公室里】

江 洋:王凤啊,鬼子在哈河西岸的西北角,八路军在西南角,你们在河东的,形成三足鼎力。

王 凤:团长,我们一定会监视八路军和小鬼子的行动,保护好团部的安全。

汪 洋:虽说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,可和总部相距只有几十里的山路,有事你要多请示汇报。一定要遵守纪律,对违者要严惩不贷,必要时军法处置。对八路军要支持,缺少枪支弹药,你一定告诉我,他们穷得只剩下精神了。对小鬼子一定要监督好。

王 凤:是,团座。

江 洋:你这个警卫连长,责任不轻啊,看好自己的人,支持八路军,监视小鬼子。

王 凤:保证完成任务。

警 卫:报告,外面有个年轻人要求见。

江 洋:要他进来。警卫:是

苏 醒:【进屋】叔叔,你好!

江 洋:哎呀,苏醒啊?你这里想干啥?

苏 醒:当中央军,打日本鬼子!

江 洋:不在家里陪着你的妈妈,跑到这里当什么兵啊?

苏 醒:叔叔,我的家乡,连年干旱,在家里种地已经没有啥出息了。

江 洋:当兵就有出息啊?【他笑了】你真的要当兵啊?

苏 醒:是的,我为我父亲报仇

江 洋:报仇,报仇,报啥仇啊,报仇,当兵可以,在指挥部了给我当警卫员。

苏 醒:不,我这就要上前线。。。。。。

江 洋:就知道报仇,和你爹一样拧种,急性子。

警卫班长:你专门伺候首长起居洗漱和饮食。

苏 醒:不,不,我不当勤务兵,我要到前线去,我要去打鬼子。

警卫员:呀哈,人小脾气大,这是哪里啊,你想干啥就干啥啊?这是军队,得服从命令!当警卫员咋啦,有人想当还当不上呢,你小子不知道好来!

苏 醒:不,我要见长官,我要见江叔叔,我要上前线。

警卫员:江叔,江叔是谁啊?

苏 醒:【没有理他直接走进指挥部】团坐,国仇家恨聚集一身,我不当警卫,我当兵就是为了打鬼子,我要上前线。

江 洋:好小子,真是一个犟种,是一个当兵的料。不过,现在叔叔需要你,你就留在叔叔身边吧?行不?我知道你犟是犟,可你最听叔叔的话,苏醒乖,听话。

【镜头晃过:1、苏醒给江洋端洗脚水,2、给江洋端饭。3、给江洋洗衣服——】

回忆王凤下聘礼:

媒 婆:她婶啊!恭喜啊,恭喜,王连长托我前来保媒。

青儿妈妈:快别开玩笑啦!你这没头没腚的话,把我闹蒙了

媒 婆:男大当婚、女大当家啊,你家青儿也老大不小了,也该找个主啦。

青儿妈妈:他娘,我家青儿是有主的,你是知道的,能拆一座庙、不拆一座婚,你万万不能办这个缺德事。

媒 婆:她婶,你家青儿长得很俊,可人家王连长,也是一表人才啊!人家在江洋的手下做连长,有钱有势的。再说,苏醒一翅子,飞得无影无踪,说不定人家已经在外娶亲抱子啦!可你们还在傻老婆等汉子啊!

青儿妈妈:胡扯,苏醒不是那种人,不管怎样说,老苏家没有回话,万万使不得。

【媒婆一甩袖子走了,回头甩过一句话:你就等着擎好吧】

苏醒【来到江洋的办公室】叔叔,您叫我?江洋:是啊,今天我叫你是有一件大事,我想告诉你。

苏醒:是啥大事情啊?

江洋:你不是想到前线去打鬼子吗?

苏醒:是啊,你让我去前线了?

江洋:不是,你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?要想把鬼子赶出中国去,必须学习文化,学习军事理论,我想把你送到黄埔军校,洛阳分校去学习,你愿不愿意啊?

苏醒:我愿意,我愿意!

江洋:你知不知道,我为啥要送你去学习吗?孩子,你还小啊,你不知道啊,咱们中国这个泱泱大国,竟被一个小小的日本给侵占了,四万万中国人当了亡国奴,我们这些中华子孙还有脸面,面对百姓啊,特别是我们这些军人,咋敢面对世人?你要知道,打小鬼子光凭勇气是不行的,还要有智慧,这个智慧就得到学校学习去啊,学会了就叫文武双全。

苏醒:叔叔,你讲的道理我都明白了,我到学校以后一定要好好学习,不辜负你的希望,毕业回后到你的身边。

江洋:不不,毕业后你一定到八路军那边去,那才是抗日救国的前线,到那里去实现你的理想吧!苏醒:叔叔,你不也是在抗日吗?

江洋:你错了,一定要记住,八路军才是真正的抗日队伍。

苏醒:叔,我记住了,我一定照你说的那样去做。

江洋:是的,我知道你会这样做的,记住你自己说得一句话:国仇家恨聚集一身!

苏醒:叔,我是不会忘记的。

江洋:你应该苏醒过来了,我想给你娶一个新的名字:高凌云!好不好?

苏醒:重复着,高凌云,高凌云。好,就叫这个名字。为啥给我取了这个名字?

江洋:这个你就不要问了。【想了想又说】如果到了我的家乡哈霸气,你就告诉乡亲们,说我江洋,是一个抗日的英雄,没有做汉奸。

苏醒:我一定会做到的,您就放心吧! 叔叔,你的家里还有啥人啊?

江洋:你就不要再问了,到了那个时候,你一打听就知道了。只要你告诉他们我江洋在外面,没有做对不起中国人民的是事情,更没有对不起父老乡亲的事情。

洪明亮【教室里,正在讲课】:同学们一九三一年日本侵华以来,他们打着“东亚共荣”的幌子,对中国进行了蚕食政策,逐渐侵占了大半个中国。我们这个拥有四万万人口的泱泱大国,就被一个仅有几千万人口的日本侵占。国共两党单独进行了抗战,效果不大啊。还好,现在,国共两党进行了第二次合作,我深信东方这只雄狮不会再沉睡,一定会觉醒,中国有希望了,我们的民族有希望了。

同学们,这只是希望,现在国家把你们这些有用之才,派到这里学习军事理论,就是为了拯救中国,我们一定要以岳飞、林则徐等民族英雄为榜样,学习他们生为国家生,死为国家死的爱国主义精神,时刻准备着,为我们伟大的祖国抛头颅、撒鲜血!把小日本赶出中国去,建立一个中国人民自己当家作主的,独立的,崭新的共和国!

【过几天,来了一位远方的亲戚。】

亲 戚:表姑,你们一心等着的苏醒跟着他的表叔,离家后,在十五岁那年,就参加了中央军,小伙子在战场上,是一个真正的英雄,多次立了战功,十七岁当上了营长,不久,在打辽东半岛不幸中弹身亡,死后被追认为英雄,现在被埋在青岛的一座小山上。

【过了几天媒婆有来了】

媒 婆:他婶,这下你就放心了,听说苏醒死了,王家一听都美死了。又是请我,又是敬我,让我来保媒。我知道你家的事不好办,拖就拖吧。说实在的,我怕老王家,他家咱们惹不起啊。得罪了不定哪一天,就给斩草除根,你说哪个多、哪个少。丫头早晚都的嫁人,盘了头,上床,生儿育女。就那回事吧,咋不是一辈子。你也是明白人,明人不用细讲,响鼓不用沉锤。

青儿爸:别到我这里耍穷嘴,我的丫头我说了算。好,你就把丫头嫁给他吗, 你怕我不怕,脑袋掉了,碗大的巴拉。别他妈的给我卖山音。你给我滚出去!

媒 婆:告诉你,柳老六,买卖不成咱们人意在。他老王家有种就来抢,没能耐打后半辈光棍,没有我啥事。再说我觉得咱两家的关系不错,放在别人,八个盘,四个碗请我,我都不管。别不知道好赖,白活了五十多岁,连一句人话都不会说,算个啥东西!【走了】

青儿爸:再进我的家们,我就砸断你的腿!

2、【青儿和妈妈在家,王家敲锣打鼓的派人送来了定亲聘礼他们】

管 家:王队长派我送来元宝四个、白银四十两、布匹四卷、银镯四副作为聘礼。

【青儿和青儿抱在一起痛苦起来】

青儿娘:儿啊,你就吃饭吧,你已经三天没有吃了。

青儿爸:吃饭,饿死也当不了事。他的东西咱不要,就放在那儿。有你爸妈做主,啥都不要怕。

青 儿:(吃饭)爸妈,苏醒是不会死的,我等他宁愿等白了头,这是媒婆耍的花招,我活是苏家的人,死是苏家鬼。我宁愿一死,也不嫁给他。

青儿爸妈:对,我的女儿真的长大了。

高凌云:【带头】赶走小日本,建立新中国!同学们跟着高呼:赶走小日本,建立心中国!

林 跃:国家兴衰,匹夫有责!全体师生齐喊:国家兴衰,匹夫有责!

训练场上,高凌云浑身是汗,手磨破了,用土捂了捂,继续训练。

打靶场上,高凌云三枪打了二十七环,博得一片掌声。

毕业式上,高凌云宣誓:同学们,我们这些热血青年,生为国家生,死为国家死。我们一定要奔赴抗日救国的前线去,为挽救中华这个伟大的民族而抛头颅,撒鲜血!

全体师生:誓死不当亡国奴,抗战到底!

一九四六年的春天,辽河北岸,张家铺后面的耕地里

张海山:高队长,咱们是不是得歇一会儿?

高凌云:行,累了,咱就歇一会儿。

张海山:嘿嘿,歇一会儿吧,大家歇一会,我干不动了。

小 王:大爷这瓜现在才种,得多少天能吃上瓜啊?

张海山:不晚,俗话说得好,立下前后种瓜蝻豆,百十天准让你吃上又甜又脆的香瓜。

小 王:好!大爷,我想听故事,有吗讲一个。

高凌云:你自己的、别人的、现在的、过去的都可以,给大家讲一讲吧,我们也都开开耳朵。

张海山:我也不会瞎编,就讲我们家是怎样来到这里的吧:我的老家是山东荆州府,兖州张家庄的,我们的太爷他们姐妹三人,哥们也是三个,六个孩子,他们小的时候,就靠我爷爷,给大地主霍长望扛活。家里穷得很,要吃没吃要烧没烧的,我的大爷爷是一个犟脾气,他是头大的,懂事,就拼命的上山砍柴。一天,他的手脚冻得没有办法,捡了干柴,弄起火,谁知火势越来越旺,大火烧了整个山坡。就在那场的大火中,他失去了生命。咱家人都死了,人家地主霍长旺,还是不让啊,要我爷爷赔偿树林,那赔得起呀,那叫一千多亩啊。没有办法,我们全家老小拖家带眷,沿街乞讨整整走了一个多月,一边走一边看,专拣人烟稀少的、有水的地方。后来就落到这里。据老人说当时这里没有几户人家,没有名字,我们张家来到这里,就叫张家铺了。

小 王:再后来呢?

【这送水的张大妈也赶到了地头】

张大妈:老头子,快叫同志们过来吃贴上。【四周寻找楚雄】高队长,小楚呢

高凌云:他啊,有任务。大娘,找他有事吗?

张大妈:我就想让你们俩站在一起,我好好分辨分辨。

高凌云:他在的话,您又该向着他说话,不向着我啦!

张大妈:大妈,哪次偏向他啦?我都拿你们当亲兄弟一样对待啊!

高凌云:大娘,八路军战士本来就是亲兄弟吗,古语说的好吗,在家靠父母,在外靠朋友吗

张大妈:孩子们这种地的活可真的不轻松把?

高凌云:是啊,种地这活,可真不轻松啊!难怪古人说,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,这话真不假啊。

张大爷:(打量着高)高队长,看你农家活,干得这么务实,你的出身也是穷苦人?

高凌云:嗨,别说了,我们的家里也是穷苦人。我出生在一个军人之家,我的父亲死在抗日的战场上,我参军后被派到这里组织游击队,进行抗日活动。

欧 阳:哎吆,真是一家不知一家啊,我还以为父母双全,没有想到啊没想到,你也是一个苦命的!

高凌云:大嫂啊,天下的乌鸦一般黑啊!

张 文 大嫂,你是本地人吧?

欧 阳 【认真的、有些惊讶的】你问我啊,你看呢?猜猜看。

张 文 【摇了摇头】我不会猜,家里还有啥人?

欧 阳:我啊,就住在离这里的哈霸气,家里有公公婆婆,还有一个小儿子,你算一算我的家里有几口人啊?

张 文:那、那、那——

欧 阳:那啥啊,那?说话磕磕巴巴的。

张 文:我哥哥他——

欧 阳:你说你哥啊,直接说你哥不就得了,看把你憋得磕磕绊绊的,他啊,早年就,嗨,快别提他了——

张 文:哎,哎,你还没有说完呢,

高凌云:老张啊,说完呢?

张 文:没说啥啊

张大妈:娘给你们做饸饹吃

高凌云:饸饹我从来还没有吃过呢,大娘。

大 娘:这就是高粱面子,放上点榆树皮面儿,做点鸡蛋卤子,吃起来还挺香的哩,

张 文:大娘,在这个世道里,能吃上高粱面也就不错啦。

高凌云:大娘,你说人这东西就是怪,只要有缘在一起吃啥都是香的,我们和您在一起就像和妈妈在一起,感到有母子一般的亲情。

大 娘:是啊,我和你们这些年轻人在一起,我啊,我就想起我的儿子小虎。

张 文:大娘,小虎,小虎是谁啊?他在哪儿,把他叫来跟我们一起打鬼子吗?

大 娘:小虎啊,我都不知道他在哪里,你问我,我又该去问谁啊。

高凌云:大娘,大娘,你就给我们讲一讲吗,小虎比我大还是小?

大 娘:我的儿子小虎,今年活着的话,已经十九岁了——

张 文:那他咋就死了呢?死在哪里啊?为啥死了呢?

大 娘:那一年的冬天,他才十几岁,闹盐慌,他跟着村里的几个大人,去哈达街背盐,不料,晚上住进了一家贼店,半夜里贼人进屋按个要钱。小虎的手里没有钱,就被贼人给抓走了。事后,我们撒出人去找,找了半个多月啊,那里找的到啊,没有音信了,后听说他被贼人给打死了。别提了,别提了,别提了,

高凌云:大娘,那些贼人住在哪里啊,你告诉我们,我们替你报仇去?

大 娘:事情转眼过去这些年了,还提起他干啥啊?来来大娘给你盛饭,爹死娘亡,不忘食肠,吃饭吃饭。

张大爷:我的小虎是不会死的,不知道他在哪里,早晚他会回来的!

高凌云:大娘这饭,真是好吃啊,我有些时间没有吃到这样可口的饭了。

大 娘:哈哈,高队长,你可真会说话啊!大娘家里也没有啥好吃点,谁让咱们军民是一家呢!

张大爷:对呀,打小日本儿不是一个人的事,军民都往一个壶里尿才行!

高凌云:是呀,大爷、大娘说的一点都不假,游击队和老百姓本来就是一家人,现在,国共两党合作共同抗日,这可是一件大好事啊,驻扎在七里河的中央军团长叫汪洋,是一个抗日的将士,全国人民齐心协力,赶走小日本,建立新的中国,老百姓自己当家作主,我就是新中国的主人。

张大爷:那可就换了天盘,

欧 阳:高队长,你说七里河的中央军的团长叫啥名字?

高凌云:叫汪洋,是我爸爸的战友。

欧 阳:他有多大岁数?

高凌云:四十七八吧

大 娘 只顾说话了,大伙吃饭。

高凌云:好,马上吃饭,吃完饭分头做自己的事情。

【一天高凌云和张大爷聊天】

高凌云:大爷,咱们这个小山村,全村有多少户人家?

张大爷:(高兴的,很有兴趣的)前几天我不是和你说过吗,在张家铺这个小山村里,张家就有百十户人家,近六百口人,其他姓没几户。你看这里被群山环绕,出路只有一条路,地势险要,大小绺子不敢来扎刺。在十里八乡的土匪中流传着这样一首民谣:能过三关口,不从张家铺走,男人不在家,女人也下手。

高凌云:大爷,你在村里属于大户吧?

张海山:不是,大户是张海万,他是我的一个叔伯兄弟,村长,家里雇着三四十号。拴着两辆四套骡子车,大家大业的。我只有十几亩地,今年才倒到手。别看我穷,我穷得有志气,一文钱没有巧取过。

高凌云:是啊,我们能看得出来。大爷,张万海这个人为人怎样?

张海山:他啊,和我们是的堂叔伯,他叫我哥。生来就是一个软肋骨,属于唱影里的大把爪子的,谁硬就偏向谁,也就是溜须拍马我不会,大爷说啥,我说是啥那类的。

高凌云 我们住在你的家里,他会不会给日本人通风报信吧?

张大爷 不会吧,不看山神看土帝,我们是一坟祭祖,我们姓张的人不会办这种事的。

高凌云 那我就放心了,有你的这张脸,我们也就放心了。

【镜头晃过:秋天的一个晚上,中央军警卫连的一个小头目,领着三个兵,过河偷了老百姓的一袋子西瓜。】

王 凤:【来到一班】你们偷了老百姓的西瓜?真是胆大包天啊,是谁带的头儿?一班长出列,你说是谁带的头儿?

【班长低头不语】

王 凤:不吱声,是吧,那好,不吱声,就你带的头儿,上梁不正下梁歪,来人啊,把一班长,给我扒掉军衣,先打十鞭子!问他还有谁。

【一班长咬紧牙关不吱声】

王 凤:好小子,好汉做好汉当,对不对?那就再打二十鞭子!【有两个士兵哆嗦了】好了,一班长,行,为了你的士兵,自己挨了三十鞭子。我要告诉大家的是,大家要记住,我们中央军是抗日的队伍,抗日就要和老百姓站在一起才对,谁要是再给我干那些丢人现眼的事情,违法必究,听到没有?

众人:知道了。

王 凤:我还要大家记住,我们不再是土匪了,是抗日的队伍。

楚雄【带战士在江心喊】哎,小兄弟,回去报告王凤连长一声,就说八路军给你们送西瓜来了。

警 卫:知道了。

王 凤:这不是在骂我吗,告诉八路,我们这里有的是,不需要他们送。警卫 :是。

【王想起江的话】不,你给我回来,找几个弟兄把瓜抬进来。

楚雄【自我介绍】你好,王连长,我叫楚雄。

王凤:【握手】久仰,久仰,久仰你的大名。你们八路军各个都这么精神,真叫人羡慕。

楚雄:过奖了,过奖了,王连长,咱们中国人,那个不精神?各个都精神,你不也是很精神吗!

王凤:说的好啊,说多好啊,咱们中国人各个都很精神,都很精神啊!精神好啊,精神好!

楚雄:王连长,这次我奉命给兄弟们送瓜,几个瓜,不成敬意,不成敬意,敬请笑纳。

王凤:楚兄弟,我王凤是个实诚人,讲究的是老实厚道,有些话,我就想是说,这西瓜你就拿回去吧,谢谢你的好意,谢谢高长官。

楚雄:王连长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这瓜是乡亲们的,他们看见兄弟们站岗放哨的很渴,就派我送过来这么几个,也不知你们喜欢不喜欢,我再带回去,不太好吧。

王凤:你这是在将我啊,还是在骂我?我昨天已经把一班长好个教训了——

楚雄:好个教训?王连,你把谁好个教训啊?王连,就这么几个瓜还教训啥啊?

王凤:【抱歉的】八路兄弟,你知不知道 我不管,其实我管的太紧了,可是兄弟事情是这样的,前天我的几个兄弟——几个,以后不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。

楚雄:王连长,什么,几个、以后、不会再发生啊?

王凤:好了,好了,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,以后就不再提起,楚兄弟,这些西瓜都留下,回去告诉高连长,改日我还要登门拜访,告诉百姓们,谢谢大家!

【屋里,晚上,煤油灯发。张大爷坐在炕头,吸烟。高凌云在日记本上记着什么。张文、史明亮、楚雄、郑飞翔、文书小王等几人秘密开会。】

高凌云:(清了清嗓子)同志们,现在是国共两党的第二次合作,这正是抗日的大好时机,组织上派我到辽西一带,组织抗日游击队,进行抗日运动。希望大家支持合作。

李 和:(急忙接过话茬)高队长,咱们一家人,就别说两家话,八路军千八百里的,来到这里,帮助咱们打小鬼子,咱不支持,有这个理吗?没有,大家说是不是啊?

石头爷:是啊,八路军帮助咱们,打鬼子除汉奸,请都请不到啊。你就说咋办吧。打鬼子除汉奸,我死都不害怕。

高凌云:我就眼前的工作安排一下:一、做好抗日救国的宣传,让更多的青年参加到游击队里来。二、要密切注意那些坏人的新动向。特别是他们有没有与土匪、地痞、流氓、小鬼子勾结。三、组织妇救会为前线的战士做军鞋。四是要保持和河东保卫连的联系。

石头爷:高队长,有话就说,该干啥,就干啥去。

高凌云:(激动的站了起来)好好,大家讨论一下,看一看怎样分工。

【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。】

张 文说:刚才我和高队长碰了一下头,宣传工作由我去做。抗日小分队的组织工作由高同志去负责。组织妇女做军鞋一亊,由妇救会的负责。

高凌云:大家看一看行不行?

众群众:(齐声)行。

高凌云:最后,我再要求一点,我们的一切行动,一定要保密,走漏风声是会掉脑袋的。还有遇到什么事情,要多想一想,自己作不了主的要立即汇报

【高凌云、张文去见张海万】

张海万:【破皮笑肉不笑】来就好,来了就好,要说抗日吗,我张海万是一百个支持,中华民国这些人,怎么说当亡国奴就当了亡国奴呢,二位,只要是为了抗日,尽管说话,要粮给粮,要物给物,我能做到就行。

高凌云:【画外音:这家伙,果然是软骨头,有点不靠谱,我的再硬些】张村长,刚才我已经说了很多了,有些话我就不重复,你也是中国人,我相信你说话是算数的,我们和你做的是抗日救国的工作,希望你以民族利益为重,不要做墙头上的草随风倒,不然我高某人也不是等闲之辈!

张海万:大人请放心,不,不,高队长请放心,我张海万一定说到做到。

大街小巷,“打倒日本帝国主义!”、“全国人民团结起来,把抗日战争进行到底!”、“把日寇从中国赶出去!”、“中国自己当家做主!”、“打倒汉奸、走狗誓死不当亡国奴!”的标语。

第二天,伴随着一阵阵锣鼓声,走街串巷,人们扭起了秧歌。挺拔英俊的八路军战士、精神抖擞的抗日游击队员、嘴斜眼歪的日本小队长、人不人鬼不鬼的翻译官,

马大成、孙铁锁、王留住、张石头、赵有才:我们要求参加八路军。

高凌云:(高兴的、激动的)同志们,你们要求参加八路军,我非常欢迎,抗日救国是关系到国家生死存亡的大事,没有国还有什么家,只有国泰才有民安,你们加入抗日游击队是光荣的,是明知之举。我代表区党委,区政府和全体广大官兵表示热烈欢迎。

【晚上,孔杰带四名小鬼子来到张海万家里】

孔 杰:张村长,在这兵荒马乱的时候,你要站稳立场,不要左右摇摆,一心为皇军效力,不然,皇军的厉害你是知道的。不要听高凌云他们的胡言乱语,什么抗日救国,就凭他们那么几个游击队,还想把日本人赶出中国去?简直就是梦想,他们搞什么国共两党联合抗日,根本就没有的事,老蒋根本就不同共产党合作,不要动摇啊,听到没有?

张海万:听到了,听到了,我不动摇,我不动摇。

孔 杰:【画外音:这家伙站得不稳,我得要他的阵仗】光说不行,我的听你发个誓,听你咋说。

张海万:孔翻译,这不合适吧?我不动摇就是了,咱们哥俩你知我知,誓就不起了。

孔 杰:不行,不发这个誓,你就是已经投靠八路军了,我如实向皇军汇报你的脑袋就会掉,你信不信?

张海万:我信,我信,我信,我发,我发还不行吗?

【高凌云等正在张海山家里开会。】

警卫报告:村东头发现日本的宪兵队和伪军,正朝着这个方向开来。

张大爷:不要惊慌,我家的锅墙子下面就是地道,跟我来。【张文来不及躲进西屋。张大爷随手把一块红布系在西屋的门框上】

【孔杰带人闯进屋里】

川 田【把刀架在张海山的脖子上】八路的在你家,交出来。

张大爷【一愣】啥叫八路,我不知道。

川 田 不交八路,死了死了的干活!

张大爷 【面不改色心不跳】太君,我真的不知道啥叫八路。

搜索的敌人【进屋】报告,搜遍了,没有发现八路,【指一指西屋】只有这间屋子没有搜。

川 田 进去搜!

伪军们 【谁都不进去】

孔翻译 太君,当兵的人是不能进入月子屋的,谁要是进去,在战场上,就会掉脑袋的。

张大爷 【为了把敌人支走,对西屋】小花,你就把小孩子举在灯窝处,让皇军看一看。

【屋里传出孩子的哭声】

川 田 撤

张海万来到 太君,一会儿,到我家吃饭。

【敌人撤了,大家钻出地道,商量是谁告的密,一致认为是张海万】

【傍晚高凌云来到张海万的大门前敲门】

高凌云 张村长,开门!

张海万 谁呀?

高凌云 皇军。

张海万 【急忙】来了,来了。

史明亮 【一把把他扯到门外】我让你告密,老子枪毙了你!你信不信?

张海万 我信,我信,八路爷爷饶命啊!八路爷爷,我再也不敢了,我再也不敢了!

高凌云 把他押到山脚下,枪决!是。

张海万 【跪下】八路爷爷,我还有一家老小,我不能死啊,八路爷爷,我不能死啊,八路爷爷!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,千万不能叫我死啊,八路爷爷!

高凌云 你好狠啊,我们险被鬼子搜到,你死上一百个死都不解我的心头只恨,我恨不能一刀子捅死你!

张海山:老三啊,我可真的没有想到你会这样办啊?真是禽兽不如啊!

张海万:大哥,看在咱们是兄弟的份上,你一定要帮我说说话啊,不然我就死定了!

张海山:高队长,你看。。。。。。

高凌云:张海万!你知罪不?

张海万:有 有 我知罪 我知罪 我该死 我最该万死

高凌云:看在张大爷的面子免你一死

标签:供应,抗日,题材,电视,剧本

游客在线留言 本网注册会员请点击此处 发送留言
特别提示:免费注册、免费发布、免费查询联系方式。点击立即注册
感谢您的留言,我们将尽快与您联系。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网站说明 | 会员服务 | 法律声明 | 海外发行 | 翻译服务 | 诚聘英才 | 友情链接 | 联系我们 | 技术支持:7735
© 2007 阔维国际影视商务网 北京阔维影视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® 2007 kw2007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
总机电话:+8610-64950088 传真:+8610-64950088-12 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北辰东路8号汇园公寓G座906室 邮编:100101
京ICP证090421号
京公网安备 110105009049